前言

我挺喜欢听音乐的,特别是用网易云音乐听歌,听歌的时候还喜欢看评论,看他们的故事,有些伤感、有些美好、有些励志,充满着人生的味道。
偶尔看到某一首歌的某条评论,或许是说到了心里,或许是感悟很深,我就会点上一个“赞”,可能下一次听到这首歌,看评论的时候看到这红色的“赞”,也会别有一番趣味。
曾经写过

,此为后续文章。

《八音盒的故事》

废墟里一个精美的八音盒吸引了小男孩的注意,他悄悄带回家后打开八音盒,扭动发条,欢快音乐传来,盒中缓缓转圈的芭蕾舞者优雅美丽。夜深人静,八音盒发条开始自转,芭蕾舞者笑的似乎比白日更灿烂了。隔天,小镇上又多了一片废墟,八音盒依旧静静的躺在灰烬中,此时一个小女孩朝它走去。

小女孩紧紧的盯着那个八音盒伫立了许久,直到最后一抹光辉从地平线上消失殆尽,小女孩逐渐湮灭的影子终于朝向了八音盒。恍惚间,眼前的场景似乎是曾走过无数次的。“留下来,然后永远的拥有我。”小女孩终于听清了昨夜所遇的欢快曲子中夹杂的模糊话语。

她无法控制自己般的向八音盒伸出了手,小女孩其实是知道知道的——拥有即是失去的开始,欢愉,不过是葬歌的前奏。但她依旧伸出了手,因为她想要了解,想要清楚自己心中的那一抹哀伤与悸动的真实面目——即便那代价是毁灭

即使代价是名为毁灭的结局,女孩还是决心带走了八音盒。天黑了,只剩下孤单的女孩和八音盒。女孩拿起八音盒,环顾四周,除了废墟一无所有。这是什么?失落还是袭上心头。这是八音盒响了,空灵清澈的声音萦绕着耳边。刚刚被失落蒙上的心灵瞬间被洗净。女孩不再孤单,八音盒也终和人作伴。

小女孩在身边的一切都开始渐渐消失的瞬间,看到了八音盒里微笑着的小男孩的身影,晶莹的眼泪顺着小女孩的脸庞滑下。那是她自从被母亲带走之后就再也没见过的人,她明白了心中的哀伤与悸动是从何而来,她明白今后她再也不会孤单了……

皎洁的月光,撒在小女孩那冰凉的身体上,她微笑着,月光撒向她的脸庞。在她惨白的脸庞上闪烁着同钻石一般晶莹的泪滴,她将永远幸福,也将永远沉睡。小女孩身边的八音盒又响起了那空灵般美妙的旋律……

隔天,这里变成了废墟,那八音盒却不再响了,远方朝阳传来阵阵飞机的轰鸣声,掠过天际,一名军人缓步走了过来,拾起废墟上的那个八音盒,又看了看一旁女孩的尸体,摇了摇头,他令手下将其埋葬,正当他要把这八音盒作为女孩陪葬的物品时,八音盒突然响了,发条生涩的转动着,似乎在诉说着:请将我带回吧

军人眼眸深邃的看了一眼八音盒,八音盒依旧似祈求的说道:把我带走吧 军人的心地终是善良的,他带走了八音盒,将它放在自己的常坐的车子里,而军人那天却因为意外死去,半夜里,夜深人静,八音盒响了,像是在说着:我真的好孤独,所有人都离我而去,真的好孤独。慢慢地声音越来越弱,渐渐永远地睡去

Epilogue (inst)
Epilogue (inst)

单曲:Epilogue (inst)

歌手:Calvaria
所属专辑:Anonymous

《二十四岁的女孩》

灵魔师爱上一个人类女孩,女孩注定只能活到二十四,灵魔师伤心欲绝,于是把这个村镇时间永远定格在她二十三岁的最后一天。从此每到午夜十二点,小镇就像上了发条一样,开始不断重复上演同一天。她吃早餐了她出门了她忘了手帕她朝爱丽笑了她买了报纸她该回家了灵魔师远远地默默地念叨着。

巨大的灵魔术每天都在消耗着灵魔师的生命,终于有一天小村镇的灵魔术在逐渐消失,一切的生活都恢复了正常。可小村镇的人们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每天出门买报纸的姑娘和那个在远处看着她的小伙子去哪了。

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以后,当镇上的人都快忘记了那个喜欢甜笑的女孩和那个默默注视的小伙子的时候,村镇里来了两个怪孩子,他们整天手拉着手,他们欢笑着歌唱着:dududu....oul levmon seravo rystonray

后来,两个孩子长大了,分道扬镳;一人成为了魔灵师,一人继续留在小镇。多年后,他们彼此间记忆几乎消失,但命运注定,魔灵师又回到了小镇。他爱上了女孩,但女孩注定只能活二十四岁。。。

灵魔师静静地沉睡在水晶棺里,他的脑海里永远循环着二十四岁的女孩和爱着她的灵魔师,两个欢笑的怪孩子,孩子长大后成为二十四岁的女孩和爱着她的灵魔师……小镇早已被时光的风沙抹平,唯有回忆永恒。

“…很多年后,在小镇的旧址上又兴建了一个小镇,继续着,重复着上述的故事…”我缓缓的合上书,下面一群听课的孩子听的入神。突然有一个孩子眼睛一亮的说到“老师!我知道了!一定有一个非常非常厉害的灵魔师创造了这一切,是吗?”我推了下眼镜,低语道“他创造的不过是一场梦罢了…好了!下一节!”

树下的灵魔师视线从孩童们的笑脸移开,转而望向刚刚买报纸回来的心上人,她的笑容和阳光重合在一起。迎着风和女孩头发的香气,他不再远望而是走了上去。每个人都生活在不知名的故事里,他们终究会在某处获得幸福。而他仿佛知道了自己在被人撰写和阅读,他开始渴望幸福,哪怕一天,也会是永恒

轻轻擦了擦窗上薄薄的雾气,白裙少女似乎看到了窗外正在铲雪的少年,她掩着嘴轻轻笑了笑。窗台上的八音盒不知道被谁紧上了发条,正缓缓发出清脆的叮当声,将少女从幻想中拉回。回头吧,佳人就在身旁。雪一直在下,那么寒冷,可是为什么八音盒上的小人还一直在跳舞呢?

但是这次魔灵师不知道女孩只能活到二十四岁,所以他每天默默地注视着她,看她去买面包看她去买报,就默默地注视着。即使不说话,他也不觉得遗憾,下雪了魔灵师就用魔法融化了她脚前的路,天热了就用魔法为她带来凉风… 然而到了女孩二十三岁的最后一天,他注视着女孩晚上回家,却再也没有见到女孩出来

后来,有人谱了一首歌,讲了他们的故事。只是只言片语而已,情感却是浓烈。那些从漫漫历史风沙中拼凑回的碎片啊,呈现在了众人的眼前。虽然故事来源已无从考证,但这份爱意,自会有千秋后代来评说,与传诵。

这个小镇,早已被时间撕扯的满目疮痍。而灵魔师也在棺中渐渐风化,一天,一个神秘的老人来到了这个不复存在的小镇,在一个残破的石碑前,放下了一朵风干的玫瑰与几十年前的八音盒——灵魔师自以为瞒过了她,而实际上.....谁知道呢

后来的人们发现了这片已经被风沙掩埋的小镇,一切都已经毁灭,只剩一个八音盒叮当叮当,里面有两个小孩子手拉手,阳光洒在他们身上很暖和,可是很快夜又将一切吹凉。

不知过了多久,就连那首歌也将被人遗忘,没有人会记得在一个偏僻的镇子上,一个灵魔师永远爱着一个24岁女孩的故事.

路过的“勇者”发现了这一切,以“正义”为名义打破了法术,杀死了灵魔师,单纯善良的居民得知“真相”欢呼雀跃,为“勇者”举办庆典,立起他的雕像,女孩爱上了“勇者”。却无人知晓,灵魔师的尸体化作树种慢慢生长,变成参天大树也只为眺望住在镇中心与“勇者”相爱的女孩。

再后来,人们发现了科技的力量,魔法也因为世界上法力的匮乏而无法再使用,所以魔灵师离开了,这个已经没有了梦幻与爱的地方,在天堂,一个女孩笑着对他说:“我等你很久了。。。。。”

女孩放下了手中的手机,对她身旁的男孩说:“你认为这个故事是真的吗?”男孩只是想她笑了笑,没有说话“你还是这么无聊”女孩说着,放下了手中的手机走出了房间。男孩拿起了手机,默默的点开了歌曲。他喜欢这个歌曲,因为只有他知道,女孩只能活到二十四岁

不断重复不断翻转,时间不断前进,唯有那个小镇的人们,似乎已经停留在那一刻,23岁的那一天,每一个灵魔师都耗费了自己一生的生命来守护他们的女孩,每一位灵魔师爱上的女孩都只能活到23岁,一个个重复的小镇不断出现,一个个八音盒开始起它们的音乐,似乎在歌颂一个个魔灵师和女孩,dudududududu

女孩便一直等男孩,直到她24岁生日的前一天晚上,男孩出现了,他身上血迹斑斑,但唯有他那一双眼睛像天上的星星一样璀璨,里面倒映着女孩娇小脆弱的身影,男孩缓缓向她伸出了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女孩的脸庞,“我们终于可以一直一直在一起了……”他的声音柔如蝶翼,轻轻颤动着,然后他便倒在了地上……

答案永远没有,或者永远存在…21世纪,在书店某处五颜六色的旮旯里,一个嫩嘟嘟的小宝宝在长满络腮胡子的男人怀里睡着了,男人手上的绘本正翻到一半——女孩正在吃早餐、出门了、忘带碎花手帕了…浮生若梦,八音盒似乎还在耳边回旋,男人摇头笑笑,低头亲了亲宝宝,却发现衬衫口袋露出了一小节碎花…

少女将八音盒轻轻放到魔灵师手里,“我承诺过你的,上穷碧落下黄泉,又怎么会先行离去”,随着八音盒的音乐响起,曾经的古镇又逐渐显露出来,街角的报亭还画着孩子们的涂鸦,街尾还蹲着乘凉的黄狗……少女轻轻的拭去魔灵师眼角的泪,“走,我们回家,我还要你给我读报纸呢”

24岁,女孩变成了风。又过了好多年,镇上出现了一位姑娘,她有和女孩一样美丽的眼睛。她的家在一棵树旁,清晨,是绿叶的拍打窗户的声音将她唤醒,她该吃早饭了她出门了她忘了手帕她朝爱丽笑了…树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直到那天,卖面包的穷小子敲响她的门 那少年和大树一般善良。

窗外是满天飞舞的雪花,北风从街道中穿过,发出低沉的呜咽。温暖的壁炉旁,男孩仰起脑袋:“那后来呢?那个被施了魔法的小镇呢?”妈妈笑着摸了摸男孩的脑袋“这只是个故事。” 多年后,男孩成为了一名考古学家,一次偶然的探索中,发现了一处地下小镇,小镇里没有人,只有永不停息的八音盒滴答作响。

提问的孩子嘴角上扬,真的是一场梦吗?他从课桌里拿出一个魔法球,里面是一座活着的城镇,笑容甜美的女孩,装饰古典的老报馆,树下看着远方的少年。女孩买了报纸,冲着少年打招呼,少年把胳膊抬起,女孩挽了上去,不远处有一栋带篱笆的房子。梦里有时终须有,梦里无时莫强求。

“好了孩子们故事也讲完了,现在都回去吧。”当孩子们都走完了,只留下了一个男孩问道老者。“老爷爷,那个镇子和哪位魔灵师真的故事真的存在吗?为什么别人都不相信?”“哈哈,当然存在,现在也不早了你还是快回去吧”“哦,爷爷再见。”老人深深的看了一眼小孩轻轻的说了一句‘故事才刚刚开始而已’

遠天、とある忘れ物
遠天、とある忘れ物

单曲:遠天、とある忘れ物
歌手:encounter+
所属专辑:Wanderlust

最后修改:2019 年 11 月 17 日 10 : 28 A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